H. MOSER & CIE. 创新设计谱写独特美学 精湛工艺传承百年经典

扫码手机浏览

表迷网消息:在高级制表界,H. Moser & Cie. 亨利慕时一直都是卓越品质与精湛工艺的代名词,开拓创新的精神和巧夺天工的制作工艺在亨利慕时深入基因。位于沙夫豪森的制表厂是亨利慕时优雅与现代制表的缩影,传承经典而不因循守旧,展现独特隽永的风格美学。

烟熏表盘敬献古典技艺

亨利慕时凭借对传统技艺与专业知识的一贯坚持,打造出勇创者大三针莱姆绿概念腕表及三问报时陀飞轮水蓝色概念腕表,诠释品牌具有代表性的fumé烟熏表盘,向经典珐琅工艺致敬,为这项古老技术注入现代气息。每个表盘需要珐琅大师约一小时的精心处理,小心翼翼地涂上颜料,再一点一点地堆栈,使所有颜色在烤炉中高温烧制时通过氧化完美融合,而不出现任何像素化现象,堪称专业技艺与匠心的结晶。精彩绝伦的fumé烟熏表盘,必须经过12次烧制程序才能营造出专属亨利慕时的标志性烟熏效果。每一枚表盘皆独一无二,极具现代感,展现格外引人注目的细致纹理和浓郁的色调。

左:H. Moser & Cie.亨利慕时勇创者大三针莱姆绿概念腕表

右:H. Moser & Cie.亨利慕时勇创者三问报时陀飞轮水蓝色概念腕表

透明标识彰显低调优雅

位于12时位置装饰透明漆色的品牌标识,使得指针可以自如在表盘间游走,赋予腕表完整的自由空间。亨利慕时传承者两地时间腕表及开拓者大三针MEGA COOL腕表简化表盘设计,增强时间易读性,精致优雅的设计,亦如亨利慕时长久坚持的低调风格,将“淡化品牌印记”的理念发挥到极致。

“腕表之于现代人,从物理上来说不再是必需品,不像过去没有GPS导航的年代,水手、飞行员都需要时计的特定功能。但腕表是一种情感寄托,是诉说故事的载体。我们不再将腕表当作仪器,而是视为艺术品,不在表盘上标注品牌LOGO(部分表款在表背有LOGO),就好像毕加索不需要在画作中心签名。美学和艺术是一切,LOGO是次要的,要人们理解 ‘淡化品牌印迹’ 这一先锋理念是需要时间的。”

—— Edouard Meylan, CEO of H. Moser & Cie.

左:H. Moser & Cie.亨利慕时传承者两地时间腕表

右:H. Moser & Cie.亨利慕时开拓者大三针MEGA COOL

夜光指针谱写时间篇章

亨利慕时创新性地在延伸指针上嵌饰含有Super-LumiNova夜光物料的陶瓷基底材质Globolight,这一标志性特征使腕表能够在黑暗中闪动莹莹光亮,使佩戴者清晰辨读时间。简约的指针随着时间的流淌在表盘缓缓滑动,如同熠熠星河在夜空生辉,带给佩戴者极致优雅的享受。

左:H. Moser & Cie.亨利慕时疾速者万年历腕表

右:H. Moser & Cie.亨利慕时开拓者圆柱陀飞轮镂空腕表

水晶底盖释放机械魅力

亨利慕时的腕表作品全部采用蓝宝石水晶底盖,让佩戴者能够一览无余地欣赏机芯部件的细致运作。如同疾速者系列的透视底盖设计,将疾速者万年历腕表搭载的HMC 812手动上链机芯和疾速者电光蓝飞返计时码表搭载的HMC 902自动上链机芯展现得淋漓尽致,绽放机械碰撞的无尽魅力,使佩戴者沉浸式感受来自亨利慕时的“心跳”,体会亨利慕时的独具匠心。

左:H. Moser & Cie.亨利慕时疾速者万年历腕表

右:H. Moser & Cie.亨利慕时疾速者系列电光蓝飞返计时码表